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东坡肉 >

孽债

时间:2020-10-20来源:城郭不完网

  柳叶儿年方十八,是个水灵而窈窕的姑娘。她那双丹凤眼像一汪清澈的泉水里养着一双乌黑的珠宝,晶莹中透着灵气。白皙如玉的脸颜中微微地透出熟透了的蜜桃的绯红。乌黑发亮的秀发在后脑勺梳拢成高跷的马尾辫,走起路来马尾辫左右晃动,透出了她青春的活泼与神采。她平时衣着搭配得体,远远一股清香袭来,银铃般的笑声更是令人陶醉.......她以纯朴而自然的天生丽质,在当地可是出了名漂亮“美眉”。尽管没有《小二黑结婚》中小芹那样吸引男青年,可自她高中毕业后,提亲者络绎不绝,门庭若市。甚至一些高干的“公子哥”也“猥自枉屈”甘心情愿追求起柳叶儿,老柳头为此收了不少好烟好酒,为此也泛着忧愁,但心里却像吃了蜜似的,甜到了脚底,高兴起来,在没人处,心花怒放时吼几句秦腔:“焦蘸传,孟良禀。太—娘——来到——,叮哐,叮哐,叮——哐哐!”渐渐地盘算起来,咱给他们出道难题,能做到这的,咱们就把女嫁了,想到得意处,嘿嘿一笑,便装上一锅烟,划痕火柴,巴塔巴塔,很香的抽起来........
  这道题可让提亲者望而却步,老柳头的家门前稍稍清闲许多。
  一
  时间很快便到了中秋,老柳头的表兄老田从新疆赶来看望他,提着高档硬盒月饼,听说一盒只有五个月饼,300多块呢。老柳头摸着金光闪闪的月饼盒,像捧着宝贝似的,生怕不翼而飞......
  柳叶听到屋里有人来,便落落大方从里屋端出了一杯儿茶,笑盈盈的走到表伯跟前:“表伯,喝茶!”
  表伯喜忽忽接过茶杯,忙让柳叶坐下。老柳头这才回过神来,让柳叶把月饼放下,寒暄了一阵后,然后便把话题转到了柳叶,老柳头便来了个核桃倒枣儿,将柳叶高中毕业到找对象的事,一股脑的吐了出来,说了自己的喜怒哀乐。
  表伯听完,长长地叹了口气:“老弟,咱们如花似玉的姑娘家,还愁嫁不出去吗?”
  “不愁嫁不出去,而是求婚的太多,让人眼花!”老柳头得意的说。
  “不瞒你老弟,如今哥手里有点权力,你如愿意,让我带柳叶到新疆!给丫头安排个好工作,到那时咱柳叶的对象还在小县城找吗?”表伯的眼神瞟了瞟柳叶,柳叶笑成了一朵盛开的菊花,白皙的脸庞飞起一道红晕。
  “好老哥,你怎么会算卦,一句一句都说到了我的心坎上!行,只要让咱柳叶幸福,我就心安了!”
  “这有啥?只要你安心就好!”
  “柳叶,你大伯说的你听到了吧,我娃全托了你大伯的福了!今日上午咱们到街头的浆水面馆�A它一顿,补补你大伯的心!”说着拉起了老田往外走。
  “甭拉了,老弟,是这今日我请客,只要咱们高兴!”
  “咋能这样说,我是东家,咋能让你破费?”
  “你还说自家人呢,看你又见外了。”
  老柳头和老田在客气谦让中走出了家门,他们直奔街南头的老刘家浆水面馆去了.......
  吃完饭,老柳头带着老田头在县城里溜了一圈,然后偕同柳叶到终南山风景区游览了两天,每到一处,老田都慷慨大方,为老田买这买那,似乎柳叶成了自己的亲闺女了,老柳头实在被感动的落泪了。于是他们走到一处凉亭里,坐下了。老田又买了两瓶饮料,分别递给了柳叶和老柳头,他们三人笑声不断。这时只见老田说:“老弟,我看你们挣钱不容易,我招待你们也是应该的!”
  “我是东道主,让你掏钱,我真不忍心哪!”老柳头红着脸粗着脖子说。
  “你看又来了着——”老田用手指着老柳头。
  “表伯,”柳叶不好意思的说,“你花钱太多了!”
  “瓜娃呀,哈哈哈,今日大伯高兴......哈哈哈......”
  “老兄呀,你那儿子田凯,”老柳头突然转了话题,“我多年没见,不知怎么了?”
  “挺好挺好,他大学毕业了,在国营企业当总监。”老田的笑容里掩饰不住眼里痛苦和忧愁,“我现在没事啦,回来看看老弟,没想柳叶的工作问题到让老弟愁苦不堪,别怕,柳叶,这事包在伯身上,不过你愿不愿意去新疆!”
  “只要工作好,咋有不愿意的呢?”柳叶显得有点兴奋。
  “新疆虽然是边疆,但生活条件挺不错的,你和你爸商量商量!如果想去,大伯到西安出差回来带你就走!”
  柳叶和老柳头的心像飞出了体内,沉醉在仙境,飘飘然......直到老田再次问他时,他们才醒悟过来,像鸡啄米似的点头.......
  二
  两个星期过去了,柳叶儿走在新疆乌鲁木齐的街道上,那里色彩各异的民族服饰,让柳叶儿充满了少有的新奇,她一改农村小城市民的穷酸和小气,让城市的时尚和华贵将她打造的更加美丽动人。因为柳叶喜欢舞蹈,所他被安排到一个舞蹈学校当舞蹈老师。她聪明大方很快适应了这里的工作,深受领导的表扬,她高兴自豪,仿佛真正找到了自己人生的坐标,是远大理想的归宿。她回到表伯家里,全家人都把他奉为上宾,最好的食品尽他先吃,最好的房间让他去住,每日伯母陪她上街买衣服,她真正找到了人生的天堂。在晚饭桌上,表伯关切的问:“叶子,你觉得这儿的生活咋样?”
  “挺好的,我整天都很快乐!”柳叶神采飞扬。
  伯母微笑着看了看伯父,什么的交换一下眼色。
  “闺女,”伯母笑应的说,“你第一次出门吧!”
  柳叶使劲的点头,绯红的眼睑更加迷人。表伯随和的说:“你到这已有两周了癫痫病的病因都是什么,给你爸写封信或打个电话吧!”柳叶这才意识到远离家的漫长,忙“嗯”了一声。很快收拾了饭桌,到里屋给父亲打电话去了。
  老田和老伴对视一笑,紧缩的眉头舒展了许多,然后点上一根烟,躺在床上,“嘘——”吐出了一长串烟圈.......
  三
  老柳头接到了闺女的电话,高兴的像发了疯似的,坐卧不宁,老伴到不以为然:“你这老骚情的,悠着点,世上哪来掉馅饼的事!”
  “你这老婆子,真是个头发长见识短,于是总是犹犹豫豫,给我的头上泼凉水!”老柳头瞪着眼,向老伴发起牢骚。
  “老田可是在外面混的,花花肠子多。”
  “唉,真气人,你闺女的电话你没听对吗?你听他小声多甜呀!真没治——”老柳头数叨到了一阵,跺着脚扬长而去。
  柳叶娘看老柳头出去,便又忙活了一阵,将屋里屋外打扫得干干净,然后到街上的电话亭里打电话给柳叶,询问柳叶在哪的情况,柳叶的笑声一阵一阵的从电话那边传过来,这才让柳叶娘久悬的心平静下来。
  是夜,如钩的月牙挂在树梢,高洁的繁星眨着眼睛,秋虫在鸣叫,像专为老柳头唱的催眠曲。老柳头睡得很香甜,扯着鼾睡。柳叶娘却翻来覆去睡不着,不知是为闺女高兴,还是为女儿担忧,心里像起风的海面,久久不能平静.......
  四
  眨眼间已到了十月,老柳头近来一直沉浸在快乐之中,一个人走在路上,一会儿唱着干板乱弹,一会儿唱着秦腔,走路大步流星的,像年轻了许多,总是容光焕发,神采奕奕的。一回家就把电视的声放得老大,还不时的模仿电视的秦腔演员,心花怒放时吼几句秦腔:“焦蘸传,孟良禀。太—娘——来到——,叮哐,叮哐,叮——哐哐!”柳叶娘被聒噪的很烦躁,忍不住骂上几句:“这老不死的,整天发的啥酒疯!把人害到何夜呀!”老柳头陶醉在高兴之中,得意处还要拉上老婆和他一起“叮哐,叮哐,叮——哐哐!”老婆不耐烦,两口子就像捉仗的公鸡,红着脸,不断争吵着.......
  突然间,柳叶提着一大包礼品,携一英俊男子走进家门,老柳头和柳叶娘傻眼了,但见柳叶金黄色的波浪式秀发在微风浮动,洁白的围巾,银灰色的风衣,内穿枣红西装,石磨蓝牛仔裤,一双橘黄色的筒靴,甚至让电视的模特儿也有点逊色。再看那男的,油黑发亮的乌发梳到一边,白皙的脸庞,藏蓝色的西装,枣红色的领带,篷亮的皮鞋,眉宇间透出些英气.......这到两人异口同声地喊:“爸——妈——,我们回来了!”这一声像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屋子宁静的气氛被彻底打破了,母女相拥,久久不能分开.......老柳头热情的让那男坐下,忙着端水倒茶......
  半个小时后,母女才分开了,诉说着别后情景。柳叶激动地说:“妈,我在舞蹈学校,领导经常表扬我,我到明年就有可能转正了。妈,爸,转正后我就是一位正儿八经的人民教师了,我就是商品粮户口了!你们想想,看好不好?”老柳头和柳叶娘沉浸在女儿的畅想中,他们的脸早就笑成了盛开的莲花.......知道女儿兴奋地讲完了,老柳头和柳叶娘被乐成了两尊石刻般的雕塑。直到柳叶惊异拉了一把母亲,他们这才从沉迷中走回到现实,疑惑地问:“闺女,你说的可是真的!”柳叶满不在乎的说:“妈——爸——,你摸摸,你女儿是假的吗?”老两口高兴地说:“真的就好!真的就好!”老柳头得意的说:“我早就知道,叶子这孩子有福,今儿个应验了,对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柳头回过头瞟了那男的一眼,问:“咱们刚才只顾乐,这位是?”“爸,你不认识?那是田凯!”这时老柳头心里一沉,脸像经霜的红叶,火烧火烧的一直红到耳根。
  “爸,你怎么啦?”柳叶有点莫名其妙。
  “唔——,我头有点疼,让我歇会儿!”说着老柳头便走了。
  五
  太阳西斜,火红的晚霞在天空燃烧,几只乌鸦在霞光里飞旋着,不时发出几声“哑——哑——”刺耳的鸣叫,河边柳树早已脱光了叶子,失去了婆娑的浪漫与生机......老柳头望着冰雪阻积的流水,不时发出哗哗的声响,给这静谧的冬日增添了几分活力........老柳头突然站起来,拾起一个石子使劲向河里掷去,正好落在水中溅起了一丝丝的水花,然后他沿河堤走着,二十年前的事冲开了他记忆的闸门,在眼前联动浮现。
  记得那是一个暑假的上午,天气热的像着了火,老柳头正准备赶集,老田带着15岁田凯匆匆进了家门。久别的表兄从新疆赶回了,老柳头一家分外高兴。老田放下行李和礼品,微笑着说:“老弟,你忙吧!我回来看看,今天不走!”
  “没事儿,”老柳头热情的说,“咋兄弟俩,好久不见,就好好侃侃,叙叙旧。”
  “你太热心了,今年收成可好,全家人身体可好?”
  老柳头和老田从上午聊到了正午,吃过午饭,还是聊了个没完没了。田凯和柳叶在院子的玩踢瓦,玩得非常和谐,柳叶娘忙活着收拾屋子,不时为老田沏茶倒水,有时还出去看看孩子。也忙得不亦乐乎。最后老田道出了自己的苦衷:“老兄,哥想求你一件事,我在部队很艰苦,最近上级派我到边疆哨所工作,那里没有学校,田凯的上学成了大问题,内地教学质量高,我想把田凯放到你这儿上学,这是500元钱,你先收着。”老柳头脸红脖子粗的托让着,坚决不收。老田急了,劝阻道:“钱你不收,你就是不想让我把孩子放在这上学,对吧?”老柳头和柳叶2岁宝宝抽搐娘拗不过,只好收了钱,田凯上学的事也就自然而然的答应了下来。
  时间如白鹿过隙,转眼到了农历的十一月,天冷的异常,寒风刺骨,大雪纷纷扬扬下得不停,地面的积雪有三十多公分,整个空间都被装扮得银装素裹.......老柳头来到田凯住的房间,床铺脏乱不堪,地面上一大堆屎用报纸盖着,好像是三天大便的积累。老柳头不小心踩了两脚,顿时整个房间,臭气熏天,令人作呕........老柳头是个急脾气,于是乎气急败坏,暴跳如雷,胸中的怒火难以压抑,愤愤骂道:“狗日的,真是个脏猪,没教养的东西!今天回来和你算账!”
  柳叶娘一面帮忙老柳头洗衣服,一边劝老柳头不看僧面看佛面,别因小事伤了和气。然后为田凯打扫了房子。上午老柳头连饭不吃,气愤愤地睡在床上.......
  晚上田凯和柳叶放学回家,老柳头家里的气氛异常宁静,处处都充满了火药味。这是田凯吃完饭到二楼上去,将以盆洗脚水泼下,正不偏不斜泼到了老柳头一身,顿时老柳头像落汤的鸡,加上寒冷,老柳头便打了几个寒颤,哆嗦几下.......这时老柳头便怒火中烧,无名的怒火在胸中熊熊燃烧,他疯狂地跑上楼去,狠狠地打了田凯两记耳光,柳叶娘和柳叶听到动静赶上楼去,才脱开了两人地厮打......老柳头赌气说:“没教养的东西!我们对你什么不好,干出了这麽多坏事!你觉得在这住不成了,你走!”田凯却不是省油的灯,高声回应着:“走就走,离了红萝卜,还不上席呢!”说着就收拾书包行李,冲出屋门,在柳叶娘和柳叶的拉扯中,才被劝回了屋里,躺在了床上.......
  第二天清晨,柳叶叫田凯上学,整个房间空无一人,找遍整个屋子,院子都没人,最后在桌子上发现了一张纸条,只见写道:表叔:我负气回家了,再见吧!田凯
  柳叶将纸条子递到父亲的手里,父亲脸色苍白,浑身瘫痪了:“柳叶快找......叫你叔,快去吧!新疆的路......那小子......能知道吗?”柳叶娘急得团团转,像热锅上的蚂蚁,额上的汗珠簌簌下落......
  就这样一帮子人找到天黑,杳无消息,无功而返了。柳叶叔提议:“哥,还是告诉田凯爸吧!兴许那小子回去了!”
  “那小子手里没钱,”老柳头心有余悸地说,“还是再过几天吧!假如那小子回去了,他把定会打电话过来!”
  柳叶叔沉默的点头,事情就只能这样任其发展。
  转眼一个星期过去了。老柳头带领全家在亲戚邻里,河湖沟汊,反正就是能找的地方全找了个遍就是找不到天开的踪影。无奈之下,只好给田凯的父亲打了电话,老田接到电话像疯了一样,着急万分,立马乘火车飞速赶到老柳头的家,商量对策,只好在西安电视台、电台及各大媒体发了寻人启事.......
  老柳头一家和老田整天在担心和痛苦中度过了,他们整天在外寻找着田凯的下落.......时间像停滞了似的,整个世界像死寂一般,令人窒息......每天老柳头和老田都拖着疲惫的身子,垂头丧气的蹒跚地走回家,不想吃不想喝,简直像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似的,一个星期下来,他们都瘦的像干猴似的。
  却说田凯那天离家出走后,由于天寒地冻,当他感到人困马乏,双腿像灌了铅似的,实在走不动。他问当地一户农民讨一个馍吃,最后终于坚持走到了火车站。他听站旁的人说:坐火车到新疆要150元钱。他下意识地抹了一口袋,一分钱也没有了。我非常懊悔,自己出门的冒失,返回去吗?老柳头气急败坏,暴跳如雷的怒骂和那两个令人痛恨的耳光,又是他终生难忘,他经过反复的思忖,最后蜷缩在火车站旁边的破房里,没了主意。突然他听到一个人说,晚上有一辆给新疆去的拉煤的火车。他想自己提前藏在装煤的车厢里,到了乌鲁木齐火车站,我就可以找到爸爸,这使他高兴地跳起来。立即转出破房子,偷偷摸摸的转到车厢旁边,东张西望了一阵,发现没有人,他就爬上了车厢,躺在那儿,等火车行进......
  傍晚火车开动了,寒风呼啸,雪花飞舞,车厢里田凯蜷缩着,浑身发抖的像风雨中的抖动的树叶,饥饿又一次袭击他,他的肚子咕咕叫个不停,他又冻又饿,在车厢里搜寻着,幸好发现了一塑料袋,呀!里面有三个萝卜,他忍着冰冻,只得卡擦卡擦的吃起来......吃完后,有咪咪忽忽的睡着了,他现在已经到了不能主宰自己,任凭着火车的前进.......
  第二天早晨,雪停了,惨淡的阳光照到了车厢上。田凯睁开腥松的睡眼,赖洋洋的看着摇晃的天空,阳光洒在身上,浑身开始发痒,想起身,头很昏站不起。只好躺下来,等待车站.......
  天开始变黑,寒冷又一次袭来,他只能在车厢里蜷缩着,期待着回家的车站......就这样经过三天三夜的驰骋,田凯昏了过去........
  第四天上午,火车驶进了一个很大的煤场,停了下来。一群工人开始卸煤了。田凯睁开疲惫的眼睛,从车厢里爬出来,他简直成了一个黑煤做成的人了,便又昏倒在煤堆里......傍晚,他又被冻醒了,喊也喊不出声来,只好爬过一个煤堆。那儿他发现了别人吃过扔在哪儿的半个冷馍和半瓶矿泉水,他不顾一切,艰难的爬呀爬呀,终于拿到了半个冷馍和半瓶矿泉水,使出全身力气,噬啃着半个冷馍,肯完后,喝着冰冷的矿泉水,吃完后,他又睡着了.......后半夜,他醒来了,站起来,踉踉跄跄的爬起来,他听到有人喊:“有贼!”一群人过来,抓住他,他嘶声力竭,有口难辩,哪个医院看癫痫好被押出煤场外,被推到旁边的一个土坑里,他便不知发生了什么,直到有一位老大爷救出了他。当醒来时,他已经躺在老大爷的家里的床上。老大爷喂他喝水吃药,他一看人就抱头大哭,很恐惧的哆嗦......
  三四天后,他的神智渐渐清晰了,老大爷告诉他:“孩子,你已经到了广州,那天坐的车是来广州的!”他怕连累老大爷,便吃饱饭后,悄悄地离开了大爷的家......
  他身无分文,只好沿途乞讨,找寻回来的路,不只有过来多长时间,他沿街乞讨时昏倒了.......
  有人告诉了警察,他被带到了派出所,经过疗养,他逐渐的恢复了体力。警察打电话联系到了田凯的父亲,田凯才回到了父亲的身边,父子团聚,热泪涌流。从此以后,田凯便回到了新疆读书去了。从此以后田凯便因惊吓患了癫痫症和神经病......
  想到这些,老柳头心如刀绞,他面对着小河,疯狂的呼喊:“我老柳家不是人,欠了人家孽债呀!我这一生心都不安呀!”
  六
  元旦到了,县城的各大单位都挂起了喜迎元旦的对联和大红的灯笼,一派节日的喜庆气氛。
  老柳头为冲淡过去的不快,今天割了二斤肉,让柳叶娘包顿饺子。柳叶娘揉好了面,两个人开始忙活起来......
  “老柳叔,你家的挂号信!还有女儿的汇款单。”老柳头一抬头,只见邮递员小王右手拿着信再喊。
  “唉,来了,谢谢,”老柳头笑呵呵走出来,接了信和女儿的汇款单说,“小王,今上午到叔这儿吃饺子。”
  “我还忙着,叔,再见!”小王边说话边骑车,一溜烟似的走了。
  老柳头打开汇款单,惊呆了:“这丫头,咋能一下子寄多钱呢?”柳叶娘转过来问:“啥事儿?咋是?表情?”“工作不到半年,就给咱寄一万块钱呢”老柳头指着汇款单,“是不是柳叶走邪了?”
  “自家的闺女,还不知道呀,别疑神疑鬼的。”
  “唉,打开信看看,不就明白了?”
  老柳头打开信,柳叶熟悉的字迹映入老柳头的眼帘:
  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好!
  自从我来到表伯家,我感到很幸福,有理想的工作,舒适的住房,热情的家人,还有关心我,很爱我的田凯,那天在家里,你也见到了,从那时起,我们就成了夫妻,我发誓这一生非田凯不嫁.......只要我们已结婚,我的工作就转正.......这一生是表伯给了我幸福,我嫁给田凯,也是对他的报答.......爸妈,你们不要阻拦我,我元旦已结婚了,你们不用担心,也不用再到这来了,汇款是我的聘礼。你们多保重。
  不孝女柳叶
  2005年12月20日
  老柳头看完信,满腹的不悦:“田凯是咱的表侄,这不是近亲结婚吗?”柳叶娘转过来:“唉!这瓜女子,咋能作这蠢事呐!”
  “再说田凯是有病的人,咋能害我女子呢?我要去找老田,看他给我咋交代?”老柳头火冒三丈。
  “田凯上次来,精精神神的,有啥病呢?你想想,就是有病,也是咱欠人家的孽债呀?”柳叶娘拉了条凳子让老柳头坐下,别太生气。
  “唉——嘘——”老柳头长长地叹了口气。
  “你再想想,田凯爹为叶子安排这麽好的工作,再说如今生米做成熟饭了,我们返悔了,孩子同意吗?”
  “唉——,这瓜女子把人真正能怂死!”老柳头无奈的叹息,“我今日见了她非饺她一块肉不可。”
  “老头子,这样也可,我到医院给他们抱个球球娃!不就得了,好愁啥呢?”
  柳叶娘的一番话,让老柳头愁容削去了一大半,两人又开始了包饺子.......
  七
  柳叶结婚转眼间已经一年了,她在物质上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尽情的享受着人间的高贵和富有。但是她渐渐的发现了田凯遗留下来的癫痫症和神经病......
  有一天,他下班回来,正和田凯嘻嘻哈哈的玩耍,突然他口吐白沫,浑身哆嗦,倒在地上不断抽搐,颤抖......柳叶被吓哭了,忙叫来伯母,伯母笑着说:“叶子,不要紧的,他一会儿就好!”然后伯母打电话叫来120救护车......
  在医院里,柳叶趴在田凯身旁,医生打完针,柳叶为田凯擦了脸,发现田凯睡熟了,自己才长长的松了口气,从此便陷入到痛苦中.......
  柳叶娘逐渐地发现柳叶在电话里的笑声少了,为了让女儿的高兴,为闺女在县医院抱养了个男孩,那孩子身体健壮,看起来挺可爱的,这消息一传到新疆,老天一家简直高兴得发疯了。老柳头和柳叶娘把孩子送到新疆。老田一家在车站迎接,回家后便便好酒好饭款待。他们两争相抢着抱孩子。这孩子为家里增添了无穷的生机和乐趣......
  柳叶平时下班回家,把心思全用在孩子身上,专心的照看孩子,为孩子全身心倾注了深沉的母爱。老田夫妇看在眼里,乐在心头,他们希望这个孩子永远将柳叶和田凯的婚姻紧紧的衔接在一起......
  五年慢慢过去了,孩子雄伟上了幼儿园。伯母身体不好,常住在医院里,田凯发病的几率越来高,变得越来越沉默,柳叶时常感到很寂寞,在没人的地方,黯然伤神,默默落泪.....
  不久表伯和伯母退休了。田凯因病下岗了,下岗的打击使他的癫痫病和神经病几乎每天发生,疯疯颠颠在街上转悠,胡乱的呐喊.......整个家庭陷入了困境,所有家务就压在了柳叶一个人的身上,她的浪漫与纯南阳市羊羔疯中医治疗方法有哪些真被严峻的现实一扫而光.....
  八
  立秋过后,秋风一天凉比一天,树叶几乎都落完了。柳叶推开家门。老柳头和柳叶娘一看女儿回来了,满脸堆得都是笑,拉着女儿坐到炕头:“叶子儿,把被儿盖好,今儿冷,可把我娃冻坏了吧!”
  “不冷,让我暖暖手。”柳叶把手插进被窝。一下子趴在炕头哭了起来。
  “我娃甭哭,有啥话说出来,爸为你出气!”
  “有冤屈说出来,妈为你伸冤,他田凯欺负你,妈跟他闹!”柳叶娘边说边拉柳叶坐到炕上。
  “我就怪我脾气太犟,没和你们商量,太贪图享受,跟了田凯!谁知他是个疯子!”柳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控诉着,忏悔不已。
  “都怪爸,爱面子心太强,把娃的幸福断送了,这是孽债呀!”老柳头用拳头捶自己脑袋。
  “我们要反过来想想,让老田给孩子治治病,病治好了,不就好了吗?”柳叶娘边说边拉柳叶手,劝着女儿。经过老两口苦口婆心的劝说,柳叶含泪点头.......
  柳叶返回新疆,田凯的癫痫病和神经病几乎每天发生,每次发作时,不省人事,揪住柳叶的头发不放,常常将柳叶打的遍体鳞伤,鲜血涌流.......
  时间又转到冬天,田凯妈得了癌症,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苍白的脸上泛着青色,人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简直成了芦柴棒,奄奄一息,一步一步走向了死神.......
  老田得了脑血管病,甚至到清楚,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
  雄伟7岁了活泼可爱,成了柳叶唯一的寄托。但时隔不久雄伟的亲妈找上门来,带了一帮人强硬把孩子带走......
  柳叶的精神支柱彻底倒了,他发誓要离开这个魔窟,他又怕父母不同意,悄悄地离家出走了。
  九
  老柳头和柳叶娘得到了女儿离家出走的消息,便乘车到新疆找老田.......
  到了老田家,疯疯癫癫地迎上来,嬉皮笑脸地说:“这个坏蛋又来了,我怕我怕.......”
  “别怕别怕,我是柳叶爸妈,我来看看你!”
  “你不是柳叶爸妈,是坏蛋,我要打死你!哈哈哈哈......”说着就拿起拖把去打老柳头和柳叶娘。
  老田从里屋一瘸一拐出来了,厉声喝道:“畜生,那是你的丈人爸妈,怎么敢打!”老田扑过去夺了拖把,把儿子拉到我是把门关上。
  老柳头和柳叶娘落座后,询问其女儿的事。老田很颓丧,趴在桌上大哭起来:“老弟呀,咱们着作了场啥事吗?”“甭提了!咱们找人吧。”老柳头和柳叶娘着急的问。
  “我的腿脚不便,那孽子,疯了。唉——”擦了眼泪,拄着拐杖,要走家门,被楼梯一绊,摔倒了,他又艰难的爬起,说:“咱们走,我一定要找了叶子儿。”老柳头和柳叶娘被老田的行动感动了,强烈的同情心驱散他们的愤怒和怨气。他们知道闺女的个性,不会有事的,所以他就扶起老田说:“大哥,咱们不去了,你休息吧!”在老田执意出去的请求下,老柳头和柳叶娘扶着老田走下楼梯......
  外面的风像刀子一样,吹在人的脸上生生的发疼,地面上一层薄雪,大树上的桠枝不时摇动,偶尔几个枯干的叶子随风飘落,惨淡的阳光照到了大地上,让稍感丝丝温暖,几只小鸟扑愣愣飞起,树上落下一点小雪,显得大地上有点活力........老柳头和柳叶娘扶着老田走在大地上,望着雪地上留下的一串串脚印:“老弟呀,我这一辈子做了一件亏心事呀!”
  “啥事呀?今日咋说这个。”老柳头不解地问。
  “你大哥太自私了,田凯本来有病,我还要叶子而嫁给他!这是我欠你的孽债呀!”
  “你小弟我也不是人,你把娃托给我,我咋不会教育,让他离家出走呢?最后让他犯病。这是我欠你的孽债呀!”他们在雪地上边走边说,太阳光越来越暖和......
  突然一位穿着红褐色羽绒服的姑娘站在这三位老人的面前,他们抬头一看,便异口同声的说:“叶子儿,你回来了?”
  柳叶满含热泪地看着三位老人,紧紧地握着老田的手说:“爸,让你受苦了,我不走了,我要孝敬你们!”老田热泪盈眶,紧紧地握着柳叶说:“叶子儿,是我害了你,听爸一句话:你和田凯离婚吧!人生的路还长,你要有你的幸福!我不能再自私了!”
  柳叶擦擦眼泪,激动地说:“不,我就照顾你!”
  “傻娃呀,听爸的话,你就嫁人吧!你要和田凯离婚!不然我这辈子到死都不会心安!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老田噗通跪倒地上。老柳头和柳叶娘拉着老田的胳膊。柳叶双眼含着泪花,咬着下嘴唇:“我答应你,但我要带着你和田凯出嫁,让你们要过上好日子!”
  这时太阳泛着红色的光芒,温暖的空气让地上冰雪逐渐的消融,天空碧蓝碧蓝,几朵悠悠的白云浮在天空,一对喜鹊在树杈上欢快地叫着.......老柳头和柳叶娘抹着眼泪,看着柳叶不断点头,柳叶扶着老田。老田破涕为笑:“老兄老妹,走,咱们今天吃顿团圆饭!”
  老柳头和柳叶娘兴奋说:“好,咱们从此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一定要团团圆圆,永不分离!哈哈哈......哈哈哈......”“你这个大老粗,今天还说的这好的话。我相信我们的日子一定会越过越甜,哈哈哈......哈哈哈......”
  柳叶扶着老田,携着老柳头和柳叶娘迎着温暖的阳光,向前边的大街走去.......(完)

上一篇:断崖上的花

下一篇:易水寒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