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赤藓红 >

一筐柴草一片心

时间:2020-10-20来源:城郭不完网

  三十年前,经媒妁之言和老公相识,第一次去他家的情景至今都还历历在目。初到婆家心里随忐忑不安,但被一家人宝贝似的簇拥着,心里也甜甜的,环视人群,一个个都穿戴一新,满脸喜气,能够感觉到大家对我的重视程度,就为了不辜负人家的一片盛情,我决定留下来吃饭,酒饭上桌,大家入座,准备开饭了,就在这时候进来了一个与这个场景格格不入的老人,他衣着不整,头发蓬乱。脸也没洗,一幅脏兮兮的样子,他竟然也来坐席吃饭?我微皱眉头百思不得其解,媒人的言语里家里可没有这样一个人。从开始吃饭他就没有放下手中的筷子,自己一个人低头闷吃,不分礼数、不顾及他人,他到底是谁?
  
  后来才知道,他是老公本家的一个伯父,一个人过日子,平日子自给自足,没有人管他,他也不用管别人,在一个家里住着,虽然不善言语,可就喜欢凑热闹,如果有饭局他才不管是什么场合呢,总是不请自到。说真的,我对他的印象一点也不好。他喜欢一天三顿喝酒,整天醉醺醺的,整日里满身酒气,冬天还好,夏天,离他三尺远就能闻到一股难闻臭水沟的味道。
  
  1988年国庆节我们结婚了。结婚以后,婆婆就把我们从大家里分了出来,让我们自己过日子,八十年代的农村,电气设备很少,做饭只能是用柴草烧土灶,我虽然生长在农家,可是自幼上学、然后工作,妈妈从来就不让我到灶前烧一把火。做饭是需要柴的,可我和老公都没有拾柴的意识,记得做第一顿饭,我问老公,从哪里拿柴?老公想了想就跑到外面的场院里抱来了一些半干不湿的树枝,当他抱来柴的时候,才发现没处放,那时候我们三家人住在一个不大的四合院里面,院子的南边,有三个土灶,一个大的,是婆婆用来做稀饭的,两个小的一个是伯父用的,一个是婆婆用来做菜的,由于工作关系,我们不常在家,只有周末才偶尔回家一趟,也许就是这个原因,婆婆根本就没有给我们准备做饭的地方,望着一筹莫展的老公,我哭笑不得,悄声提议,要不咱们还是回家吃吧,一听这话,老公可生气了,这就是咱们的家,(说真的,我还从来没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他这一吼,惊动了伯父,他急忙把自己灶上的铁锅端了下来,说,你们先做吧,我想,我们就是煮点面条一小会就做好了,不麻烦,先做就先做吧。于是,我开始了第一顿饭的操作,拉火柴,点火,加树枝,老天啊!在别人那里轻车熟路的活计怎么到我手里这么难呀,灶里面的柴直冒烟不着火,好不容易连吹带扇的着了,加一次柴,火又灭了,足足半小时,水还没有温热,火柴盒里的火柴没有了,不好意思说,就用嘴去吹,吹火可不是件轻松的活,一阵浓烟袭来把自己呛得眼泪鼻涕一起流,吹起来的草木灰飘在脸上让泪水那么一掺和,脸面可就成了调和版,那晚的得了抽风怎么办饭,最终还是婆婆给做熟的。接下来的日子,我不愿意提回家的事情,我最发愁的就是过周末,可是家总是要回的呀。
  
  那天,因为有事情无论如何也要回家一趟,回去的时候顺便买好了饭菜,可是回家一看,院子里多了一个新的土灶,灶台边上一筐干柴,都是些不大不小、不粗不细的干木棍,筐子外面放着一把非常干的野草,见我们回来了,伯父也没有看我们,就站在土灶前,对着土灶说话,他说,烧火的时候,开始点火要先用点野草,把火引着了再放结实的的木条条,放木条之前用一根比较粗壮的大木条把灶里面的柴支起来,不要让放进去的柴死踏踏的压在一起,这样火就会很旺的着了。说完这话头也不回的就回屋了。我先是惊诧。后又醒悟,这是伯父在教我如何烧火呢。我欣喜,欣喜平日里从不言语的伯父,竟然比我的妈妈、婆母还能知道我现在的窘迫,从此以后,我改变了对他的看法,人不可貌相。就这样,我学会了烧火,虽然有时候也会闹出点小笑话,但是,终究能着火了,从那开始以后的一年里,只要我回家,土灶前面都会有一筐干柴,一把引火用的野草。有时候,婆婆和伯父调侃,这么多年了,你吃我做的饭菜不知道有多少,有时候,烧你一点柴你就给我脸子看,太阳没出差方向啊,你怎么对我儿媳妇这么好?奇怪,真是奇怪!每当这时,他总是说,她是孩子,不会烧火,你也不会烧火?听到这样的对话,我心里好温暖,伯父自己没有孩子,但是他知道怎样疼孩子啊!谁说伯父不懂人情世故啊,他的爱深埋在心里,大爱无边啊。从那时起,我就下定决心,将来我要好好孝敬他。看得出,伯父也试图在改变,他开始洗手洗脸,也开始洗衣服,尽管他还是信奉不干不净吃了才不长病,但是,有时候,也承认人应该讲究卫生了。他开始盼望周末,他把给我们准备柴火当做一份快乐来经营,有时候,如果周末我们不回家,他就神不守舍,婆婆深思不得其解,我却明白,孤苦伶仃多年的伯父,没有人听他说过话,没有人跟他交往,自从我进其家门以后,能够和他说说话,平时经常给他送东西,能够理解他。更重要的是他觉得在我们这里是个有用处的人。
  
  烧火做饭的日子很快就结束了,为了不把太多的时间浪费在烧火上面,我买了液化气炉灶,买了电热锅,这样做饭就轻便多了,可是这些举动让伯父有些失望,看到他失望的表情我告诉伯父,放心吧,我即使不烧你捡来的柴草,我也会永远记着是你帮我渡过了我人生的第一个难关。将来,我会想女儿一样好好孝敬你。
  
  1999年正月16,这天是我妈妈的生日,那天,我们刚回娘家,电话就来了,说伯父喝醉酒晕倒了不省人事,要我们赶快回家看看,我们边走边给医生打了电话,当我们回到家里,眼前有些惨不忍睹武汉治疗癫病正规医院,地上满是伯父呕吐、排泄的脏污,伯父躺在炕上,紧闭双眼,脸色蜡黄,满屋的酒气告诉我,他一定是喝了不少的酒,于是,老公动手开始打扫脏污,我把他的门窗打开,在他的额头上冷敷上了毛巾,待一切收拾干净后,伯父醒来了,但是不能说话,张着大嘴就是说不出,他那个急呀,哇哇大哭。看来头脑还清醒着,这时候,医生也就来了,给他做了检查后,说没有大毛病,不用惊慌,酒劲过去,再吃点药就没事了,我给伯父做了醒酒的汤,让老公喂给它喝,老公把伯父,揽在怀里,一勺一勺地喂他,很奇怪,伯父的嘴巴似乎不听指挥了,倒进嘴里的汤不向喉咙里走,都顺着嘴角往外流,到了晚上,伯父他嘴角歪斜、手脚不能动了,伯父瘫痪了,到了第二天,我们便带着他去了区医院,在医院里给他做了全面的检查,除了血压有些偏高以外也没有检查出什么毛病,医生告诉我们,这种情况,住院作用也不太大,关键是,有时间帮他康复,他嘱咐我们,要经常给病人按摩,多和他说话、交流,还能恢复过来,恢复以后千万不能再喝酒。我们带着医生的嘱咐和开的药回到了家,老公向单位请了事假,在家照顾他,我也在领导的关心下调回了本村的小学,那时候,我们工作之外的时间就全部用来照顾他。老公给他按摩,我就训练他说话,功夫不负有心人,20天过去了,他能说简单的话了,有一天我发现他的手指也能动了,再吃饭的时候,就问他,伯父,你能拿得住小勺不,他说试试,老公就把小勺给了他,让他自己吃,可是,这个时候的伯父啊,就像个刚会学习自理的孩子,勺子的饭根本就放不到嘴里去,我给他做了个帆布的兜兜,挂在胸前,老公总是看不下去,总是含着热泪去把饭喂到他嘴里,因为护理伯父误工太多,老公被单位辞退了,伯父知道以后很着急,就比划着要我老公去上班,借此机会,我就告诉伯父,谁能也不如自己能,所以,你要好好锻炼,等你能自己吃饭了,他就可以再去找工作了,就这样,伯父开始自己坚持吃饭,开始试着拄着拐杖站起来,丈夫是个比较心细的人,他对伯父的护理无微不至。4个月过去后,伯父终于能够自己行走,老公又找了一份工作上班去了,大病初愈的伯父就像个孩子,每天,我上学时他一直送我到大门口,然后就一直在大门口等,等我放学回来给他做饭,我做饭的时候,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村里的人很奇怪,问我,朱老师,您干吗对他那么好,非亲非故的,你看人家亲生孩子也没有你这样的,于是,我便把自己刚结婚时的窘态当故事讲给人家听,人家听后哈哈大笑,说,就是为了一筐柴堵上一辈子。我说,那不是一筐不起眼的柴,那是一颗心呢。
  
  整整一年的时间,伯父好了,虽然没有康复到和原来一模一样,但是,能够自理了,我们邀请他直接和我们一起生活,他说,看到你们成人癫痫能治好吗每天都那么忙,还是我自己先做着吃,实在不能了,还得你们管。就这样伯父又开始了自己的生活,说是自己生活,其实大部分时间是我做好了饭给他送去,他生活的比较知足,他每天吃过晚饭都要到我们屋里看电视,我也把学校里孩子们的趣事讲给他听,一家人按部就班的生活着,时间飞逝。
  
  一晃十年就过去了,这十年变化很大,我们搬了家,婆婆也走了,亲人的离去,使我更加强了对活人的珍惜,对伯父更是呵护有加,可是,该来的谁也阻止不了,2010年农历的8月13日下午,我正在教体局开会,忽然接到家里邻居打来的电话,说是伯父在院子里摔倒了,怎么也起不来,因为老公在外地工作,家里的事情都由我来处理,我开会的地方离家一百多里地呢。这可怎么办?我只得委托邻居,先把伯父送往卫生室,等我回去,我向领导请了假,顺便打通了老公的电话,我们急急地赶回家,医生已经给他打上了吊针,这一年伯父78岁,村里的医生告诉我说,这种病第一次发作有恢复的希望,第二次摔倒恢复的希望就很渺茫了,这一次,伯父的摔倒,语言系统完好无损,但头脑不清醒了,他见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埋怨,平时你一天一趟的跑,这几天有事了你就躲起来,不朝面了,我看了一下医生,随口一问,他记忆怎么了?医生随口说了一句,天地良心,忠叔,说话可得凭良心,昨天下午,我可看见朱老师给你送煎包了,还提着暖瓶呢。他还和医生争辩,谁说的?你见了,那是好几个月之前的事情了。我望着伯父,心里难过极了,不是因为他颠倒始末,是因为,这一次他是真正的病了,婆婆走后的阴影还萦绕在心间呢。我对医生说,不要埋怨他,是他的感觉,他觉着这一天胜过好几个月了吧!我们本想再去大医院,可是,医生说,这种病在哪都一样,用药作用不大,在哪用药没有什么差别,你们都是有工作的人,与其跑到几百里路以外的地方去住院不如在家照顾方便,就这样,伯父第二次又住到了我们家,这次病倒,比上一次麻烦多了,第一次生病,虽然言语不清,他又什么需求还可以比划,吃饭睡觉,作息都还正常。那时候,就是因为来不及,屎尿拉到裤子里有数的几次。可这一次,因为意识模糊,往往黑白颠倒,白天黑夜分不清楚,吃喝拉撒也失去了规律。明明刚刚吃了饭,不过几分钟就有扯着嗓子喊,我饿了,快给我送饭来。开始,我真以为他饿,就急急忙忙给他做饭,看到饭,他就狼吞虎咽的吃,吃得多了,排泄自然就多,一天不知道拉几次。尿几次,拉尿他又不说,所有走动都在床上,被褥几乎天天换,上冻之前,还好说,拆洗一下,邻居婶婶帮忙做一下,可是随着气温的下降,冬天里真是不好办了。他的性格越来越像小孩子,吃饭的时候不再愿意洗手,我把淹湿的毛巾给他擦手,他总是躲避着,给他擦脸他也嗷嗷大癫痫病人会有哪些正确饮食方法叫,有时候还会像小孩一样的哭闹。好多次,他把排出的粪便用手抓着洒满床铺,摸到墙上,他在屎尿中打滚。马满身的污垢,要想给他清理洗澡,对我来说那简直比登天还难,老公如果不在,还多亏邻居大哥在家,每当看到我站在门口一脸无助的时候,他就主动去帮忙。伯父躺在床上没事可干,就用手撕扯着被褥玩耍,撕裂的被褥屎尿浸进,棉花都被浸透了,再也没法拆洗,那个冬天,我不知道,扔掉了几床被褥,,一项喜欢雪的我在那个冬天是实心实意在祈祷着,老天爷,千万不要下雪啊!也许是孝心可鉴,一个冬天,老天爷惠顾着,居然没见一朵雪花,就是有老天爷的惠顾,也是困难重重啊,这个时候的伯父,就是个顽皮的孩子了,有人在跟前的时候,问他。尿尿吧?他就说,不尿。拉屎吧?不拉,一家人等着他,估计时间实在也差不多了,把他扶到座便器他偏偏不拉不尿,可是等你转身一小会,他就给你弄满床,一进腊月,冰封三尺,家里的被褥,都没有了,怎么办呢?临近春节的时候,村支书从乡敬老院给争取了两床被子倒替着。
  
  在伯父最后的日子里,最怕一个人呆着,只要一离开他,他就扯着嗓子喊我的名字,为这,村里的人见了我都笑,说真的,我人缘不错,在村里对我直呼其名的人还真的没有,孩子们喊我老师,家长们喊我朱老师,老人们几乎都喊我闺女。只有伯父喊我的名字,有些肆无忌惮,他扯着嗓子一喊,半个村庄的人都能听到,只要他一喊,不管我正忙着什么就得先去看他,有时候,他说饿,不管是否刚刚吃过饭;有时候他说渴,其实真正给他水他也不喝,真正的劳人劳神啊!几经折腾我也病倒了。感冒发烧,高烧不退,可是这个时候的伯父是不知道怜悯我的,村里的人看不下去了,有的人就去说他,说,你知足吧,不知道你哪一辈子修来的福气,遇到了这么好的一个侄儿媳妇。这时候他也能听得进去点,记得那天,我一走近他床前,他就说,人老了,就糊涂了,你可千万不要生我的气。我说,你想吃什么咱们就做什么,今后咱们注意着点,不在床上走动就好多了。随着年关的逼近。伯父越来越反常,时常一个人自言自语,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腊月29的晚上,我把水饺端到他的面前,他说,你看大家都来了,快让大家都坐下,多上点饭菜。他的话让我毛骨悚然、心里咚咚直跳,我对伯父开始害怕。似乎不敢一个人在他面前。村里的老人告诉我,他的时限不多了,要好好看着点,于是我们终日守候,2011年正月初一下午5点,伯父在喝了最后一口清水之后,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事后。村里有不少人问我:朱老师,他生锅无粮,屋无半间,你到底图个啥?我无言,图什么呢?天地良心,谁老的时候不需要人啊!
  
  

上一篇:关于客服专员岗位职责

下一篇:老牛放屁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